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4px自提點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 蔡斌

核心觀點

●在江南文化範疇內,從歷史上來看,蘇州至少具有兩個顯著的優勢或特徵,一是蘇州歷來是江南文化成長髮展的內在動力源,二是蘇州歷來是江南文化擔當的活躍主體。

●作為江南重鎮的蘇州,是長三角城市羣中傳承江南古韻、節律最為綿遠悠長的文化心臟,蘇州還有能力對江南文化的多元內生動力起到平衡和協調的作用。

世人盡道江南好,“江南”即是一個開放的、多面向的綜合體,不僅是人們更多印象中的古典江南、人文江南、生態江南、婉約江南,“江南”同時也是現代的、青春的、智能高效的,而且當兩者可以在實踐中融匯在一起,必將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江南,不僅象徵着美好的過去,更意味着更好的未來;在魂牽夢縈的故園舊夢之後,更是勵精圖治的家國新夢。

江南好,好在其源遠流長的三才化育,綿延不輟的歷史韌度。江南自古佳麗地,但其宜居環境並非自動生成的;江南也不是一天建成的。江南是經歷了許多遷徙、興衰、更迭的一代又一代的斯土斯民用他們勤勞的雙手和成熟的心智因地制宜、審時度勢不斷踐行、累積,並且在承受了歲月的變遷、沉澱、傳承的結果。江南文化的既往實踐告訴我們,文化要開花結果,首先必須落地生根,文脈相聯,不能斷絕。

江南好,好在其磅礴豐沛的內生動能,氣象萬千的文明寬度。一部江南史,是一部崇文尚智的歷史。舉凡在社會結構、生活方式、人生理念、風土人情以及好惡風尚方面均有其共性。然而無論是在中心城市,還是集鎮墟市,乃至鄉村野墅,江南文化內部還自有依託歷史時差、自然條件、生產條件、生活條件、家族延衍、人員構成等形成的範圍不等的“小環境”“小氣候”,從而呈現出因多樣化文化資源不同調適而來的奇光異彩。江南文化的同氣連枝告訴我們,要讓文化主幹強壯結實,需要枝繁葉茂、萬紫千紅。

江南好,好在其兼容幷蓄的發展理念,海納百川的開放襟度。文化如活水,如清泉,滋潤着我們的心田,造福於我們的生活。好水不嫌多,關鍵在於我們如何因勢利導、興利避害。橫向來的,我們就挖成塘;豎着來的,就築成浦。可以深一些大一些的地方,就讓它形成湖;淺一點的、小一點的,成蕩成潭也無妨。江南文化的隨物賦形告訴我們,要讓水鄉澤國氣蒸雲蔚,需要流通關聯、靈活應變。

江南好,好在其繁華富足的日常生活,萬家燈火的人間温度。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古往今來人們對江南的普遍嚮往,很大程度上寄託了中國人對衣食無憂、生活安定的祈願,倉廩實而知禮節,百業、百工莫不因此而興,百藝、百家莫不因此而盛,循而周之,相互生髮,踵事增華,精益求精。江南文化的煙火氣息告訴我們,是豐裕社會的清雅俗通,造就了理想生活的恬靜從容。

江南好,好在其別有韻味的美學風骨,淡墨輕衫的美儀風度。江南在中國人的心目中,還是一種美學意義上的超越性理想。水墨江南,煙雨江南,杏花春雨江南,江南是柔性的,也是潮濕的。西塞山前,箬笠蓑衣;明月灣外,五湖泛舟,歸隱江南建構了中國人精神上的後花園。江南文化的清雋優雅告訴我們,人生的意義並不只是安身立命,而在於詩意棲居。

蘇州作為江南文化的重要代表城市,是歷史上江南文化的重要創造者和承載地。文化是蘇州的靈魂底色和精神基因,承載着城市精神品格和理想追求。在江南文化範疇內,從歷史上來看,蘇州至少具有兩個顯著的優勢或特徵,一是蘇州歷來是江南文化成長髮展的內在動力源,二是蘇州歷來是江南文化擔當的活躍主體。進入新發展階段,當文化產業已經成為蘇州加快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市的重要戰略支點,而蘇州推動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已經走在全省全國前列之際,繼續保持、發揚、拓展這一優勢,讓中國的蘇州、江南的蘇州成為中國道路的最美見證,鬱郁乎文的周南典範,是我們今天的蘇州使命和蘇州擔當。

蘇州落實文化建設,其品牌效應不僅體現在強化鳳毛麟角般突出的文化地標上,更有條件體現在全域開花的高品質文化密度上,這是由吳地一萬年、蘇城數千載得天獨厚、豐贍富麗的文化積澱決定的。江南文化中極具特色的吳文化的發源與興盛均以蘇州為核心區域,以蘇州為典型的吳地乃至江南文化,成了中國人以勤勞智慧、奮發有為追求文明富足、精緻優雅生活的品質象徵。蘇州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不同的自然條件、不同的社會形態下形成並綻放的文明之花,是我們繼往開來、彌足珍貴的人文財富,也是我們今天得以構建高密度全域覆蓋的百園之城、百館之城、百巷之城、百作之城、百藝之城、百味之城不一而足的根柢底氣。

隨着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的全面實施,江南文化作為促成區域一體化精神內核的黏合劑的功效就愈加顯現,江南文化同樣能在區域高度重合的長三角激盪起磅礴豐沛的內生動能,匯聚成同頻共振的時代大潮,而蘇州於其間潛力巨大、多源洶湧。作為江南重鎮的蘇州,是長三角城市羣中傳承江南古韻、節律最為綿遠悠長的文化心臟,蘇州還有能力對江南文化的多元內生動力起到平衡和協調的作用。面臨着長三角一體化這一時代發展的新契機,我們在考慮蘇州文化建設時需要新的定位、新的思路,比方説從聯通、輻射、形成互通有無、你中有我的社會連接和結合,凝聚文化共識、築牢社會內結構支撐的角度來拓展相關工作思路,而不是本位主義的只顧眼下、畫地為牢。同時,滬蘇同城化步伐加快,蘇州和上海的協同發展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地在文化交流方面也愈加頻繁、推陳出新。基於滬蘇兩地特殊的歷史地緣關係,其文化交流不應只停留在互為訪客的“請進來”“走過去”上面,而是要通過對“請進來”的文化進行吸收、消化,將客人帶來的禮物轉化為再創造的原材料,讓客人成為孃家人。

當前,我們也必須清醒地看到蘇州文化產業發展也存在支撐力不足、原創力不強、影響力不大的三大瓶頸。而這三大瓶頸的根本癥結,就在於蘇州文化的內在動力、消化力、轉化力沒有被很好地激發出來。支撐力不足,歸根結底是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發展雙軌平行、不密切交集,甚至互不搭界的問題,需要內引外聯,深度挖潛,促進並提高文化事業成果的產業應用轉化。原創力不足,歸根結底是文化願力和生活體驗不足、無法促成創造效能的問題,就需要我們貼近需求、自力更生,既不固步自封、因循守舊,也不迷信外來的和尚好唸經,搞看上去“高、大、上”實則不接地氣、缺少生氣、沒有人氣的“玄、空、怪”;影響力不大歸根結底是心態上容易自足、視野上侷促狹小的問題,就需要我們提高站位,積極有為,酒香也怕巷子深,主動走出各種舒適區。

蘇州要站上江南文化的“C位”,就必須加快實施文化產業倍增計劃,以數字文化產業為龍頭,聚焦“1+N”重點領域,構建具有蘇州文化特點和核心競爭力的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實現文化產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較“十三五”末翻一番,全面打響“江南文化”品牌,重塑江南文化的核心地位,重築蘇州人民的精神家園,重現文化高地的燦爛輝煌。

★作者系蘇州市職業大學副教授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於網絡,並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老有所樂
關注點
返程迎來高峯 旅客“留念”蘇州
軌交5號線開通滿百日 累計安全運送91
返程
堅守一線